【新华解读】4月份,资金面继续稳定,依然没有悬念。预期升温和降息现在出现分歧。

2022年4月2日
By weilai888
0 Comments
Post Image

当前季末,逆回购操作又回到了数百亿。为保持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,中国人民银行1日开展100亿元逆回购操作;鉴于当日有1000亿元逆回购到期,公开市场实现净回笼900亿元。

在刚刚过去的3月份,虽然RRR降息和降息的预期双双落空,但资金面整体平稳宽松,不仅绝对水平不高,波动幅度也相对较小。那么进入4月后,流动性缺口几何,货币宽松可期?

分析认为,4月份银行间流动性缺口可能在3000亿元左右,资金面整体压力不大。很明显叠加了人民银行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的决心,月内资金面保持稳定仍无悬念。综合考虑监管层态度和经济数据,在宽信贷、降成本的目标下,4月货币政策宽松或仍有希望,其中RRR降息的预期更强,是否降息分歧较大。

4月份流动性缺口在3000亿左右,资金面整体压力不大。

回顾3月,整体资金面稳中有松,隔夜资金DR001一度降至1.50%,为2月以来最低水平。据新华财经统计,人民银行当月共开展10600亿元逆回购操作,均为7天品种,还开展了2000亿元MLF和700亿元国库现金定存操作;鉴于当月逆回购合计14600亿元,MLF到期1000亿元,3月份公开市场合计净回笼流动性2300亿元。

进入4月后,流动性走势会如何?根据多家分析机构的测算结果,在不考虑央行投放和公开市场到期影响的情况下,4月份银行间流动性缺口可能在3000亿元左右,资金面整体压力不大。

具体来说,首先,在当月流动性的核心影响因素财政收支方面,中信证券联席首席经济学家明确表示,季初财政收入往往超过支出。考虑到近期稳增长的压力,财政支出还需要进一步努力。预计4月份财政收支将实现广义平衡。“财政收支会向市场抽回一部分资金。考虑到国债融资,预计4月份政府存款将增加4000亿元。”

进一步,当月国债发行中,明确预计当月国债净融资额在550-600亿元左右;地方政府债券将回归前期模式,4月份净融资可能达到4000亿元。

其次,在货币发行方面,“央行的货币发行具有明显的季节性。回顾历史,4月份居民和企业提现需求较弱,现金漏损明显减弱,更多现金回流银行体系,会补充银行间流动性。”东北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沈新峰预测,4月份M0和库存现金将向银行释放约1651亿元的流动性。

第三,银行支付方面,“从季节性特征来看,法定准备金规模通常在4月份小幅回落。考虑到当前稳增长的需求,有必要继续推动信贷总量稳定增长和结构优化。”天风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孙彬彬认为,4月份银行支付的降幅并不大,参照2019年数据在500亿元左右。

外汇占款方面,2018年以来,外汇占款变化率稳定在数百亿。业内人士表示,随着近期出口增速边际放缓,外汇占款小幅波动的趋势有望延续,对整体流动性环境的影响预计不会很大。

此外,截至1日,4月份公开市场共回笼资金9200亿元,其中逆回购到期7000亿元,主要集中在清明假期后两天,MLF到期1500亿元。另有700亿元将于13日从国库中回笼。

但从3月份的公开市场操作来看,目前人民银行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的决心非常明显。预计4月份逆回购将继续灵活投放,以熨平月内波动,资金面持续稳定几无悬念。

货币政策仍在窗口期,RRR降息预期升温,降息预期目前出现分歧。

3月以来,俄乌冲突和疫情在同一时间反复冲击经济,监管层频频发声要求稳定宏观经济市场。在这种背景下,货币政策将如何应对?

具体来看,3月16日,中国人民银行传达学习国务院金融委员会专题会议精神时,明确要求货币政策要主动应对,新增贷款要保持适度增长,大力支持中小企业,坚定支持实体经济发展,保持经济在合理区间。

3月30日,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货币政策委员会一季度例会纪要显示,要稳中求进,加强稳健货币政策的实施;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,增强信贷总量增长的稳定性;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要积极做“加法”等等。

结合月内流动性水平、监管层态度以及最新经济数据,市场人士预计,在宽信贷、降成本的目标下,4月货币政策宽松或仍可期待。其中,RRR降息的预期更强烈,在是否降息的问题上存在许多分歧。

例如,华泰证券首席分析师张继强表示,RRR降息的意义在于补充流动性缺口,提振市场信心,支持地方债发行。此外,填隙调平对外部平衡的影响较小。目前考虑到4月份流动性消耗、经济数据公布、财政存款回笼、RRR下调的可能性。

孙彬彬还提到,4月份资金压力不大,但信贷应该扩大。从提供长期稳定的资金来源,稳定银行负债成本的角度,尤其是观察2月以来银行间存单的量价走势,4月RRR降息仍可期待。

对于RRR下调的力度,国泰君安首席宏观分析师董琦指出,即使考虑到人民银行等金融机构上缴的余额利润,RRR仍有50~100BP的下调空间。RRR降息的可能性很大,会以RRR降息50个基点的形式进行两次,但不排除RRR降息100个基点的可能性。

降息方面,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庆认为,在PPI同比高企、CPI上涨乏力的背景下,降息不仅是有效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的最有效手段,也是遏制楼市下行的关键。“当前,当务之急是通过降低MLF利率来刺激企业和居民的贷款需求。降息的紧迫性大于RRR降息,前者最早可能在4月登陆。”

但也有谨慎的观点认为,短期内降息能否或何时落地,需要结合3月份的经济数据、跨境资本流动状况、中美利差走势以及其他经济体进入加息进程的实际情况综合考虑。

正如中信证券在研究报告中提到的,由于当前国内疫情和国际地缘政治冲突,实体经济运行受到干扰,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似乎是合理的。但也要看到,降低政策利率并不是“唯一的选择”。从一季度央行例会的表述来看,“努力稳定银行负债成本”、“充分发挥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改革的效率”都是降低社会融资成本的有效途径。同时,各种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也可以发挥释放流动性的作用。因此,短时间内实施普遍降准以补充中长期流动性并不“迫切”。

另外值得注意的是,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,3月份,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(PMI)为49.5%,比上月回落0.7个百分点,位于临界点以下,制造业整体景气水平有所回落。

展望未来,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文彬认为,3月份的景气指数表明经济下行压力仍然较大。下一阶段,货币政策将充分发挥政策工具总量和结构的双重功能,适时降准降息,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,加大对小微企业、科技创新、绿色发展等领域的支持,提振市场主体信心,稳定宏观经济市场。

(文章来源:新华财经)